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Omgpop员工谈为何放弃Zynga工作邀约

发布时间:2020-02-11 06:01:59 阅读: 来源: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
现在许多人都在玩手机游戏轰动巨作《Draw Something》;开发者都知道,上周游戏开发公司Omgpop被Zynga收购。所有财经新闻报道都称Omgpop的收购计划包含所有开发者。

但事实并非如此:有位Omgpop开发者没有接受Zynga的任职邀请——那就是我本人。从金钱角度来说,加入Zynga对我来说无疑是最佳选择,但在我看来,Zynga的要求过多。

Shay Pierce

我告诉妻子,“我希望他们不要让我在《Connectrode》和工作中进行选择。我希望他们不会将此变成这样的抉择。”

我是在星期二晚上得到最终的收购消息的,只是比外界提前几小时知道。周一,我依然正常上班,只是隐约听到谣传称公司即将发生大事情。再来就是周二晚上11点:一位Omgpop代表在电话中告知我,“收购协议即将最终敲定,你得决定自己是否要加入新公司。”Zynga前1天向所有的Omgpop员工发送标准的工作邀请,希望我们能够在新体系中继续任职,而我是唯一一位还没有签字的员工。

这是个非常合理的合约。但令我担心的是,签订合同将带来的系列后果。Zynga在iOS App Store出售谜题游戏。而我也在iOS App Store出售谜题游戏。这在合同的定义中是否属于“利益冲突”?若属于“利益冲突”,Zynga是否会采取相应举措?我不希望丧失《Connectrode》的所有权,或是将作品移除iOS App Store。

《Connectrode》是我在2011年独立制作的游戏,当时我的身份是独立外包商。我自行设计游戏,利用业余时间完成所有编码工作,然后将游戏美工和音效工作外包给我在奥斯丁的好友(注:他任职Omgpop不久后就将作品投放至App Store)。

Connectrode

就创收角度来说,《Connectrod》的表现和多数业余独立游戏项目一样:不是很乐观。TouchArcade和Joystiq等网站给予游戏积极评价,游戏还得到苹果为期3周的推荐;但其始终没有挤入前10榜单或变成销量上百万的游戏作品。它没有给用户的生活带来变化。

但我很喜欢《Connectrode》。这是我个人的创意作品。我妻子鼓励我制作这款游戏;首次启动游戏时,你会看到我专门献给我妻子的题词。设计一款引人注目的抽象谜题游戏要比你想的难很多——我对此非常自豪。虽然游戏表现一般,但这是我的作品。

没有人向我保证,签订此工作合同后,我不会丧失这款作品的所有权或控制权。

事情发生得很突然——我觉得公司代表一直紧随我身后。若我没有尽快签订合同,我将失去工作。所有人都已签下合同——我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当11点接到电话时,我担心的抉择还是出现了:《Connectrode》还是Zynga工作邀约。我挂掉电话,然后同我的律师联系。到凌晨1点的时候,我们起草了一份非常合理的附件,表明我的观点。《Connectrode》几乎没有带来什么收益——我知道若Zynga诚心想要邀我加入,这绝对不会是个阻碍因素。他们完全可以在此做出让步,是吧?我凌晨2点将此附件发出,然后倒头入睡。

9小时后,我被告知这个附件遭到回绝—–没有任何让步,无法逃避这个抉择。

然后我开始疑惑:为什么我要试着同他们进行妥协?Zynga有自己的奥斯丁工作室,我有几位好友在那里任职。但我从来没有试图想要加入Zynga。为什么呢?因为他们的价值观同我截然相反(注:包括专业和创意方面)。因为我觉得开发者处在游戏开发的前线,应该获得合理的对待,我觉得Zynga无法做到这点。所有这些现在依然如此——只是他们不愿同我协商更加证实了我的顾虑。我为什么会一度萌生加入他们的想法?

放弃丰厚的待遇和稳定的福利当然不是件容易的事。但我发现自己最终任由简单的惯性左右。我是团队的一员,团队如今都瞄准同个方向。若我选择加入他们,定只是出于顺应潮流,屈服于或遵照公司预期,或淘汰出局的压力。

我没有理由因此加入价值观相反的公司,对自己的理想做出让步,或放弃自身作品的控制权。

我礼貌地回绝了Zynga的邀请,成为唯一脱离他们的Omgpop成员。我没有工作;但我也可以在夜晚安稳入睡,无需服务于自己并不认同的雇佣者。

下面我要澄清几点内容:

—我没有参与《Draw Something》。

—我没有喝醉。我在Omgpop有少量股份,我因此获得补偿,这不是这一决策的核心。补偿金额不足以改变我的生活,但非常公平。我丢掉工作:仅此而已。

—我并不痛苦。我没有埋怨任何Omgpop成员,我祝贺他们取得新成就。Zynga有权忽略我的协商意图;我有权选择离开。这些都合乎情理,且双方都是基于和平态度。

—Zynga没有直接要求我放弃自己独立游戏的控制权,只是要求我签订工作邀请——这可能会带来法律后果。

—我不是理想主义者。我之前也有从Zynga那获得报酬:2010年末,我是NewToy(注:此工作室后来也被Zynga收购)的全职外包商;我并没有回避同Zynga的合作机会。我在自己9年的专业游戏开发生涯中做出过许多让步,但这次超出我的承受范围。

Zynga被许多行业权威人士和前雇员看作是“邪恶”的化身。我知道很多开发者觉得这一说法非常幼稚。在股东和雇员看来,谋求利益的公司从来都不是“邪恶”的——员工不过是普通人,他们只想要偿还房贷,支撑自己的家庭。那么什么是“邪恶”?一个公司是否会变得邪恶?

若实体存在于某个生态系统之中的表现得有些目光短浅,会给生态系统的健康运作及其中的其他实体带来毁灭性影响—–那么我觉得它就是糟糕的,在我看来,Zynga就是如此。

“好”公司应该提供真正有价值的商品或服务,从中换得合理收入。优秀的游戏公司应该清楚,开发者是价值的创造者,应该重视他们,尤其是当他们非常擅长于自己的工作。它应该采取具有可持续性的策略,要能够保证,最终世界会因他们的商品或服务而变得更好。

糟糕的公司通常希望自己能够快速致富,无视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所造成的伤害。它们没有创作出有价值的内容,只是一味追逐淘金热潮。糟糕的公司通常不是对游戏制作真正感兴趣,它们通常忙于这样的游戏——有关股票市场的游戏。它们将玩家视作意志薄弱的摇钱树;它们将开发者视作设计内容的可替换消耗工具。它们采取不可持续发展策略(注:这里指克隆他人作品,或利用病毒式传播渠道)——这些举措,从长远来看,不仅会让业内其他公司更加举步维艰,而且最终损及自己。

不是所有人都认同我的价值观,不是所有人都面临决定工作邀约的处境。我认识很多任职于Zynga的优秀开发者,他们的工作选择并没有改变我对他们的崇敬之情。他们有自己的选择原因,而我则有我自己的理由。

但我劝告游戏开发者:不要加入价值观同自己相左的公司。价值观不只是针对理想主义者——它们非常重要。若公司的举措让你觉得不舒服,那么听从自己的直觉,认真对待它们。

就我来说,我会选择回到满足我“优秀”标准的公司:我将重新运作自己的公司Deep Plaid Games。它只有1个员工,那就是我自己。我将把自己的工作外包给其他同样遵循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公司,着手自己觉得有价值的项目。此外,我还会制作尊重玩家时间和智慧的有趣且有创意的作品。

这目前还是不是能够吸引众多风投资本的商业模式——我想Zynga多半不会收购Deep Plaid。但我觉得自己制作的是有价值的作品——我致力于将世界变得更好、更富趣味。

注册公司变更

注册公司章程

内资设立

中山筹划税务中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