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石油的救赎0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5-28 15:03:06 阅读: 来源:钢套钢直埋保温管厂家

石油的救赎

114亿桶原油、4000亿立方米天然气、870亿桶油当量的深海盐下油及页岩资源埋在脚下,头顶“世界第10大产油国”、“全球第4大页岩储量国”、“拉美第3大石油储量国”的光环,谁说墨西哥“离上帝很远”。

“黑金”一度将墨西哥捧入天堂,又屡次将其推向地狱。痛定思痛的墨西哥人抓住了“国有化”这根救命稻草,不料一抓就是75年。结果成也国有化,败也国有化。为重振能源业,墨西哥惟有在破除垄断桎梏的荣光之路上跌倒再爬起。

坐着过山车的石油财富“墨西哥油多得冒出地面”,此言非虚。很久以前,当地印第安人就采集沥青和出露的油苗,用来做宗教仪式上的装饰,填塞屋顶或木船的缝隙。

墨西哥商业化产油始于1867年。彼时,美国已经掀起了“采油热”,一位来自波士顿的船长在墨西哥东部海岸钻得第一批实验油井,将这片古老土地的能源禀赋唤醒。

1900年,墨西哥中央铁路局邀请美国加州油商爱德华·多汉尼来墨采油,以解决火车燃料问题。1年后,多汉尼在东海岸的坦皮科地区钻得一口井,但日产量仅为可怜的7桶。接下来的3年,他砸了300万美元,再钻一批油井,产量仍然不佳,且油质偏重。结果,火车燃料没做成,反而利用重油铺路大赚了一笔。

与此同时,1906年,英国人威特门·皮尔逊成立了墨西哥之鹰石油公司。1908年6月,该公司在北部坦皮科地区的一座油井发生强烈井喷,大火燃烧了两个多月才熄灭。这是一场灾难,也是一个喜讯。这口油井正位于墨西哥石油“黄金带”上。伺机而动的外国公司纷沓而至,掀起了一股勘探热潮。

墨西哥石油产量也随之蹿升,年产量从1905年的100万桶猛增到1911年的1250万桶,1919年达到7353万桶。1921年,2亿桶峰值帮助墨西哥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2大产油国。

然而,好景不长。一方面,外国公司的掠夺性开采导致墨西哥几大主力油田迅速枯竭。到1927年,年产量下降至6610万桶。另一方面,政局不稳严重影响石油产量。 1911年,总统迪亚斯被推翻后,墨西哥经历了一段动荡的岁月。大批美国公司遭洗劫,部分油田被占领,一些外籍职员被杀。

1917年2月,墨西哥石油工业迎来了一个重要转折点。新总统卡萨兰颁布新宪法规定,国家是墨西哥全部矿产资源、石油、天然气的绝对拥有者,政府有权没收认为有损国家利益的任何土地;1918年2月,墨西哥政府开始收取石油储藏地地租、矿区使用费,以及对产出的石油征税。

利益受损的美国石油商在美国政府的支持下,积极对抗墨政府新政策,但卡兰萨没有做出丝毫让步。1924年,卡列斯赢得大选。面对美国的压力,新总统也没有手软,于次年先后发布《石油法》和《侨民土地法》,规定外国公司必须在1927年1月1日前,将墨西哥所有权改为租借权,否则没收其资产。

严苛的法律让外国公司对墨投资望而却步,墨西哥石油业再次跌入谷底。

“国有化”得人心、兴经济

1935年5月,美国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坦皮科炼油厂的工人率先罢工,抗议资本家的残酷剥削,要求提高工资。

1937年5月,墨西哥石油工会组织了全国性大罢工,要求增加工资,允许墨西哥人进入管理层,并将外国公司告上墨西哥最高法院。最终,工会获胜,外国公司被迫让步,答应将工人的工资提高1倍,但拒绝让出部分经营管理权。

1938年3月18日晚,卡德纳斯在内阁会议上说:“看来是时候将石油工业收归国有了,与其让外国公司阻挠石油业发展,还不如将油田关掉

卡德纳斯于当晚签署了石油国有化法令,通过全国电台发表讲话,按照1917年宪法第27条规定,没收英、美、荷等国17家石油公司在墨西哥的全部财产,建立墨西哥国家石油公司(Pemex)。

这一决定受到墨西哥人的热烈拥护。当晚,墨西哥市民举行了6个小时的游行,庆祝国有化。卡德纳斯慷慨激昂的讲话也被称作“墨西哥经济独立宣言”,是现代墨西哥最重要的声明,他也因此成为“墨西哥石油之父”。

国有化法令对英美公司无疑是当头一棒,他们联合抵制,甚至想在全球范围内对墨西哥石油实行禁运。新泽西标准石油公司等美国企业要求美国政府对墨施压,然而当时世界大战正日益逼近,罗斯福总统的想法是:美国应与墨西哥建立战略同盟,不该将其推向轴心国阵营,成为敌方的石油供应地。于是,罗斯福敦促石油公司与墨政府谈判解决,最后以墨方向公司赔偿2380万美元了结,只相当于原要求的4%。

就这样,墨西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庇佑下,只是“象征性”补偿了一下外国石油公司就完成了石油国有化进程

值得一提的是,1938至1957年,践行国有化政策的墨西哥石油产量年均增长6%,经济也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。

20世纪60年代,墨西哥石油工业迎来了第二个高潮。1963年,Pemex专家发现,陆上黄金带的油田呈圆弧状分布,并有两端伸向海里。经勘探,墨西哥发现了由15个海上中小型油田组成的“海上黄金带”。

另外,随着陆上勘探技术提高,Pemex分别于1958年和1969年发现了塔毛里帕斯油田和阿伦奎油田,形成了中部韦拉克鲁斯油区。1977年的石油产量突破3.6亿桶。

20世纪70-80年代是墨西哥新油田发现的黄金期。1972年,在南部陆上发现了两座大型油田——西帝奥格兰德油田和卡克图斯油田,储量高达41亿吨;1975至1981年,康塔雷尔复合油田被发现,可采储量达14.2亿吨;1975至1982年间,坎佩切湾一共钻得46口井,发现12个油田。

1982年则是墨西哥石油业最为辉煌的一年,石油储量累计达66亿吨,跃居世界第5;石油产量增至1.48亿吨,位列世界第4位;并以7670万吨的出口量成为世界第1大石油出口国。

无人买账的首轮改革

当国有化投射出的“繁荣之光”渐渐退去,随之而来的是发展制度落后、生产效率低下、贪污腐化严重,石油业与国家经济深受其害。“垄断”不再像从前那样美好了

过去10年,墨西哥经济发展明显逊色于其他拉美经济体,原因在于石油业发展不景气,产量和出口量不断下滑。10年间,Pemex产量累计下跌了25%。2004年达到383万桶/日的峰值后就不断下跌,2012年的日产量仅有254.8万桶,出口量也降至102.9万桶/日,创1990年以来最低。这对石油收入占财政收入30%、GDP8%的墨西哥来说是个重创。

另外,新油田的开发难度开始增加。即使Pemex比10年前多投入4倍的资金,也不能扭转产量下滑趋势。而且,独自开发的困难越来越大,既缺乏技术,又面临资金压力。

形势倒逼墨西哥做出改变。眼看拉美对手巴西自1975年打破垄断后,能源业风生水起,墨西哥艳羡不已。

是时候行动了。

墨西哥开始酝酿一个“破除垄断、开放市场”的改革计划,对能源产业和整个国民经济进行“最后救赎”。

2008年,总统卡尔德龙提出了最早的改革方案,准备适度放宽Pemex与外国公司和私营公司的合作限制,在不修改宪法的情况下,提升Pemex的运营权限,适当引进外资与技术,但不分担风险。

改革法案一经公布就引发了大规模抗议。在民族资源主义盛行的墨西哥,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2/3的墨西哥人反对外国资本重回国家石油领域。更糟糕的是,该提案并未对外资产生巨大吸引力。

显然,第一次改革走的是温和路线,最大的亮点是增加了Pemex经营的灵活性。虽然这次尝试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但却是1994年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以来,墨西哥经济面临的最大潜在改革,同时也是为下一轮能源改革铺路。

第二轮改革强硬袭来

5年后,改革的车轮再次运转。2013年前4个月,墨西哥教育和电信改革相继出台,只有能源改革始终没有定论。

能源改革是历任墨西哥总统难以绕开的话题,去年刚上任的培尼亚·涅托也不例外。这次涅托提出的方案依然打出“促进能源产业现代化、推动国内经济增长、创造更多就业岗位、降低能源成本”的旗号,提出向私人资本开放石油领域。

然而,墨西哥政府一方面希望与私人企业签署“利润共享合同”,允许外资进入原油提炼、石化、运输、储存等领域;另一方面又强调未来墨西哥的石油储备和收益都属于国家,政府并不寻求石油业私有化运作。

更为纠结的是,即使这样一个折中方案,仍然在政党内部遭遇激烈反对。这场改革早已演变成一场政治博弈。虽然墨西哥三大政党革命制度党(PRI)、国家行动党(PAN)和民主革命党(PRD)均同意改革,但在改革力度上分歧很大。

PRI表示中立:Pemex可与外资或私营企业签订利润共享合同,但无法获得勘探及开采特许权;PAN提出的改革方案最为激进,主张修改宪法,打破生产和供应链上的每一个垄断环节,所有国内外企业可获得勘探和开采石油、页岩气等资源的特许权,还可以出售Pemex部分股份;PRD主张能源行业在预算和管理上自主,但反对修改宪法、向私营资本开放能源领域。

墨西哥政府已于8月将向万众瞩目的能源改革议案提交至国会。截至目前,该提案仍在审议中。

自涅托提出将进行能源改革,墨西哥民众的反对之声一浪高过一浪。从年初至今,陆陆续续举行了数次大规模示威游行,抗议政府欲将墨国油“私有化”。调查显示,65%的墨西哥人反对将国家石油向私有资本开放。

Pemex是几次私有化改革幸存下来的少数大型国有企业之一,在某种程度上象征着国家财富和主权。每年3月18日,墨西哥人都会当节日一样庆祝“石油国有化”,打破垄断的民间阻力可见一斑。

不过,正如墨西哥内政部长奥索里奥·钟所言:“作为全球唯一未实现能源现代化的国家,墨西哥如果再保持能源国有的姿态只能是自欺欺人,75年前,国有化帮助墨西哥经济实现独立;75年后的今天,墨西哥经济寄希望于摆脱国有化的桎梏。”

台州西装设计

三河西服订制

河南制作西装

忻州西装设计